【彼岸相关】以朝为岁·山水相逢·静物设定图

彼岸设定集《以朝为岁》,目录在这里:

【风雪夜归人】前言《最庆幸相逢》

【山水相逢】江湖&静物设定图

【光阴逆旅】百年时间轴&人物关系图

√【笑谈平生事】大事记插画

√【一曲高歌一樽酒】同人歌词&原创曲谱

【一人独钓一江秋】平行番外&悲喜段子

√【聊以慰所思】CP发糖&平行短漫

【佳期渺渺】小套图(未满十八岁请在陪同下观看×)

【但酬知音】读者小评&追文趣事


---------


六月公开第二弹,从今天开始发彼岸设定集里的静物设定图吧~它们都列在【山水相逢】栏目,去年忙如狗还在写文言的我惨兮兮……目测心情好的时候就发两三个,这个月肯定能发完~




【火炎】生于绝地,焚以烈火不改其质色。触手炙热,非至阳真气不能驭。

【雪魂】生于绝地,封以严冰不改其质色。触手寒凉,非至阴真气不能驭。

原文在这儿:(1)虹猫掌心里赫然躺着一枚极剔透的剑佩,通体晶莹不说,周身还萦绕着隐隐的寒气,一望便知是可遇不可求的玉中极品。他并不说话,只托起蓝兔身侧的冰魄,将剑佩系之于上,剑与剑佩立即同时放光,寒气在空中弥漫,整个屋子的温度都骤降几分。(2)蓝兔静静凝望着他,神情复杂难言,随即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一块赤金色的剑佩,系上长虹。同样的形状,同样的光芒互映,唯一不同的是,这块剑佩的周身萦绕的是火焰般炽热的气息。




【九宫连心锁】柄铁折叠回环往复,唯九宫之法可解,解后方可以钥开。钥只唯一,佩于胸前,表“永结同心”之意。

【玉镯】条钏通明,玉彩生辉,冷翠幽光。

原文在这儿:(1)两人相视一望,只见虹猫胸前是一把银制的小锁,闪烁着温润的光泽,与蓝兔颈上的钥匙相映生辉。(2)那镯子周身寒意流转,此前虹猫赠她的雪魂已是极难得一见的玉中神品,这只镯子却竟与她剑柄上的雪魂一样通透晶莹,且打磨得光滑之极,玉琢之后光彩更胜,只怕更是绝世无双。




【柳叶镖】一套十二枚,精铁所铸,形如二月新柳。有玫瑰纹刻于镖身,多作暗器。

【琵琶·恋尘】梨木曲颈,号曰“恋尘”,意者“久恋红尘”也。四弦齐震,可发金石之音。

原文在这儿:(1)暗青色的柳叶镖上,清晰地刻着一朵娇艳玫瑰,正含苞待放。当日在玉蟾宫与柳寒烟交手之时,她便曾接住一枚柳叶镖,那镖上刻着的,就是这样一朵玫瑰。(2)柳寒烟身侧放了一支打磨极为光滑的木制曲颈琵琶。




【锦瑟】此物名瑟,倍弦于琴。吴丝蜀桐,精以花面,拨乐恍如水禽鸣春。

【箜篌】旧年之琴,弦破喑哑,云泥疏落,已无泠泠之声。

原文在这儿:(1)虹猫嘴上称是,耳中却仍在凝神听着里屋那缕清如流水般的琴声,手中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锦瑟的弦。那瑟发出的声音便随之变换不定,美则美矣,却少了股深山幽涧的清灵之气。(2)老掌柜顺着她的目光,只见她看中的那架箜篌不知何时便已被人放在墙角,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玉钗】蕙兰润瑾,精琢芳韵,其色无瑕。

【梨花簪】白梨银铸,疑广寒出。蓓蕊晰透,天工巧绘。

原文在这儿:(1)明黄的绒布上,一支玉钗横躺,通体剔透无瑕,线条极流畅地勾出一朵兰花来,竟还泛着幽幽的蓝光。那玉钗没有一丝一毫尘俗的气息,竟仿佛不属人世。镜中的姑娘明眸如水,那玉钗也寒芒如水,二者相互映照,光彩竟然丝毫不损,反倒相映生辉,仿佛天生就该在一处。(2)她望见簪尾精雕细堑的那两朵并蒂梨花,仰起头来冲黑小虎笑道:“我更喜欢这个。”




【铁骨扇】玄铁铸扇骨,朱笔绘牡丹。展则翩翩风来,合则吹毛断发。

【灵山志】存书一册,名《灵山志》。羊皮卷,小篆书,久已蒙尘。

原文在这儿:(1)楚南歌依然不紧不慢地摇着手里的铁骨扇,那扇骨的光泽和雪光一同反射过来,让蓝兔眼中一痛,几乎要流下泪来。(2)跳跳颔首,抬手翻书,只见铜色古书的封皮上赫然刻着三个篆体大字——《灵山志》。




【铁字令】铁令玄牌,古式窄身,安阳死士皆从号令。

【黑虎令】爪纹木令,虎形震猛,间有裂纹,名黑虎。


原文在这儿:(1)此话说得掷地有声,众人都是一惊,随即尹剑昭探头探脑地去瞧那块扔在桌上的令牌,而温清明细看之下,喃喃了一句:“果真是当年威震安阳的铁字令。”(2)黑小虎思索片刻,从贴身的怀里取出一枚赤金色的令牌,那熟悉的纹路令跳跳浑身一震:“黑虎令?” 




【丹凤草】无根无须,其叶苍翠,结界环周,坚不可摧。

【玉翎果】其枝细脆,其叶嫩黄,甚韧而不易断折。百年仅生一果,其形如人心,色若人血。

【赤雪藤/不沾草】有草入盆,落雪不沾,经冬不凋。碧叶而红脉,是为奇景。


原文在这儿:(1)而在她的身旁,便是那遗世独立的丹凤草,它无根无须,叶片苍翠,周身萦绕着一个璀璨的光环,看似坚不可摧。(2)原来,此峰对面有一千丈绝壁,其上寸草不生,那一片荒芜当中却有一株小苗,其枝细脆,其叶嫩黄,看似弱不禁风,实则却已在这崖上生存百年之久,历尽风霜,却毫发未损。最令人称奇的是,那树冠上竟有一果,其形如人心,其色若人血,枝条随风摇晃,它却巍然不动,在万绿丛中红得分外眩目。(3)灵儿蹲下身子,兴致盎然地摆弄着路边那几株青翠欲滴的药草,虹猫便只好站在她身旁,心不在焉听那摆摊的老人絮絮叨叨地跟他们介绍:“这是不沾草,也叫赤雪藤,是咱们药都云城的特产哪!”




【斩月剑】青锋斩月,亮若秋水,幽光冥绿,锐隐邪芒。

【沙漏】此阵上古遗留,有一更漏,裂竖其间,不知何物而铸。传焉:壮士心血祭,方得此阵成,阵中无日月,昼夜不相逢。

原文在这儿:(1)他自己并不开口,只是将为首暗卫手中那一柄斩月剑缓缓抽了出来。剑光如一泓秋水,寒气森森,碧色的光隐隐在剑锋泛起。(2)穆岩应声低头,却见那只放在岸边用来计时、代表三个昼夜的大沙漏上,竟然多了一道裂纹。





【陶埙】有器名埙,最古之乐,烧土为之。其声低沉如山,偶有慷慨之调,征夫闻之,望月泪下。

【羽毛扇】缀以鸟羽,白如新雪,摇曳生风。

原文在这儿:(1)蓝兔闻声回头,抬手接扇,一眼之中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将这柄白如新雪的羽扇握在手里,缓缓展开。(2)他笑了一笑,从锦囊里取出个陶埙来,放在唇边。古调响起,颇见优美柔和之色,却因了陶埙本身音色的缘故,还是不免透出几分凄婉来。(夹带私货)“陶埙是五岁跟我娘一块烧制的,扇子是七岁那年拔了我娘门前那只白鸟的羽毛,后来被罚在院外站了一夜,第二天她拿散落下来的羽毛做的。那时候我娘还说,她要教我吹很多曲子,若是有了心仪的女子,就将扇子赠她,然后用这只埙吹曲子给她听。”他顿了顿,轻快地抬头看她,“喏,现在扇子送你了。”




【比目玫瑰佩】对佩。玉中生华彩,红纹似玫瑰,常作两情相悦之愿。

【红豆佛珠】彼有珠串,合相思子,似融血泪,浑如真珠。捻珠而祷,是为佛求。

原文在这儿:(1)那是一块温润如水、质地上好的翠佩,纹路清晰,色泽剔透,就连其上几道微瑕都显出高贵。然而更重要的是,那玉佩表面清晰而逼真地刻着一朵他们再熟悉不过的玫瑰。(2)那汉子迟疑地接过望尘手中那串殷红如血、以颗颗饱满的红豆串成的佛珠,茫然道,“大师所托,自然竭力,不过大师只需附去这么一串佛珠么?可要再捎句口信?”




【八大件】聘礼之物,余羊角梳一,硬透润彩,梳整篦齐;尺秤双杆,青白二色;又一月白丝履,明珠锦绣,千层软底;并波斯古国菱花镜一面,纹银工女造物数枚。以一匣合而盛之,丝楠为质,绘雕无白,是为巧工。

【摘星·逐月】世有良马,长啸如龙,驰城飞堑。一曰“摘星”,一曰“逐月”,号“马中比翼”。

原文在这儿:(1)包裹里赫然躺着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玩意。泛着冷光的牛角梳子,白玉刻成的长尺和碧玉雕成的如意秤,月白色织锦并两颗珍珠的绣花鞋,古色古香的铜镜,细银打造的都斗和剪刀,小巧精致的雕花楠木匣子。东西不多,但个个都精雕细琢,看得出准备的人曾在上头花费了多少功夫。她几乎能想象出他略带苦恼地对着各种小物件精挑细选的样子。(2)她慢慢走近,低头去看那两匹马,见白马通身雪白,浑身全无一丝杂色,只额头上有一撮小小的黑毛,黑马也是如此,两匹马都神骏非常。她忽然明白过来——这是多年前声名远扬、被人称作“马中比翼”的千里神驹,摘星和逐月。据传二马都能日行千里,但白马逐月的速度始终比黑马摘星要慢上几分,所以不管逐月到了哪里,摘星都能追上。将这两匹马费尽心思地养在这里,是想告诉她——我给你驰骋天下的自由,可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一路相随么?





【疏影暗香】生武陵绝顶,性如冬梅,凌霜不死。须以越瓷新泉相佐,入口并有茶酒二味,回香甘甜,闻者称奇。
【瑶光酒&梨花白】蟾宫有藏酒,先玉兔仙子所酿,以伊之名,遂名“瑶光”;黑虎崖白梨夫人亦有酒,乃仿效玉兔仙子桃林仙酿而得,取其精醇留藏,夫以为美,赐名“梨花白”。二酒皆埋树底,数年乃成,坛启之日,千里飘香。

原文在这儿:(1)雪兔怔怔望着自家宫主,眼底有水雾慢慢氤氲:“就是外界传说中以深秋霜露为精华,入口即有酒香弥漫,却又与其本身茶香浑如一体的玉蟾绝酿?” 自从老宫主离世,她有多久没见过宫主亲手泡这盏茶了?依稀记得,在她们孩提时候,老宫主教少宫主泡这茶时一遍遍叮咛说,泡茶不是泡茶,是煮心;喝茶不是喝茶,是读心。(2)“梦见被罚还这么开心?”黑小虎诧异,而她笑语盈盈,“‘芳菲尽处瑶光酒,玉液琼浆不入喉’。当年江湖盛传,尝过瑶光之后便是玉液琼浆也再难入喉,所以啊,能喝到一壶我娘亲手酿的瑶光,被罚一罚又算得了什么?”(3)“‘人间四月春风近,梨花深处是酒香’。有瑶光酒,自然还要梦到梨花白啦!我梦见啊,枝头雪还没有化尽的时候,你娘和我娘面对面坐在玉蟾宫那片桃林里,一起酿酒谈笑。瑶光酒和梨花白都在林子里的红泥小火炉上温着,我和雪兔两个就偷偷摸摸躲在桃树后看她们,然后悄悄跑过去尝。”




【将离木雕】其雕木也,技涩粗艺,形神犹在。有并蒂红药其上,连根各绽,故名“将离”。

【两枚铜钱】径一寸二分,状似秦“半两”之钱。轮廓具备。一曰“和合”,一曰“长安”。

原文在这儿:(1)虹猫心中一紧,低头去捡,才看清那是一枚小小的木雕,手法生涩却细腻地刻着两朵怒放的红药。红药又名将离草,既作“伊其相谑,赠之以红药”的男女定情之约,也有“年年知为谁生”的珍重惜别之意。而在他们两人之间,显然是后者。(2)他咽下一口不再温热的饺子,只觉百般滋味杂陈心头,以至于当牙齿忽然磕到硬物的时候,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将方才咬到的铜钱放在掌心里细细端详,那“和合百年”的四字小楷让他不由一震。虹猫下意识回头,看了床上红衣黑发的少女一眼,微微苦笑。和合百年,和合百年……跟谁和合百年?(3)想到这里,他不自觉地摩挲着手中那枚曾被她藏在碗中、又被他吃到的铜钱。那枚古朴的铜钱许是被他随身带了太久,字迹已经有些模糊,却还是能依稀辨出,其上一笔一划地刻着四个簪花小字。一世长安。





【祈天灯】其灯如袋,倒而提,上绘四神兽丹青,下燃烛火,膨之则飞。

【河灯】上元之节,流水泛灯,菡萏为引,通渡阴阳。

原文在这儿:(1)小姑娘见他神色凝重,乖巧地跟着他领了盏祈天灯,又随他走到河边,将灯罩下的蜡烛点燃。用朱砂描画着风雨雷电四大神兽的天灯缓缓膨胀起来,青衣男子蹲下身子,和小姑娘一起拉住天灯的四角。(2)“风雨雷电画得一点也不像,我记得爹爹召唤过的,它们可比这些画里好看多啦……咦,跳叔叔,你怎么还拿了盏河灯啊?”小姑娘嘟囔着收回视线,却惊喜地发现青衣男子手里竟还有一盏河灯,折成精巧的荷花样子,“你素来不喜欢凑热闹的,今天是怎么啦?”“魂兮归来,虽是无稽之谈,放盏河灯尽尽心意也是好的。”青衣男子缓步走到河边,看着水面上映出自己的影子。


——完——

评论(6)
热度(49)
© 蓝蓝蓝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