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蓝和下一辈】段子4.0

默认CP是虹蓝,还有我自己剧情设定里的下一辈,比如思无邪里神医的CP南星,暖玉里奔莎的女儿绾晴和居士家的欢欢,雷的话慎点……

--------------


#虹蓝#虹蓝二人因故吵架已有三天。三天里两人都不肯先低头,全靠着他们家宝贝女儿在蓝大宫主住的流岚阁和虹大少侠住的书房之间跑来跑去地传话。 
第四天的清晨,蓝大宫主站在书案前,边执笔描着那把新做的团扇上的最后几笔,边听临曦脆声转告她爹的话。
“娘亲,爹爹问你,御剑阁的印章放在书房哪个地方?”
“他床头边上第三个木匣子里。”
“娘亲,爹爹问你,咱们家那批炼丹的古书哪去了?神医叔叔问他借了好久了。” 
“让逗逗自己来玉蟾宫找疏影要。”
“娘亲,爹爹问你……”
第三次被临曦打断的时候,蓝大宫主终于不耐地抬起头来,面上有几分薄怒之色:“一大清早的,哪来那么多问题?他想知道,有本事叫他自己来问——” 
“我自己来问,你便会答么?”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蓝大宫主手一抖,墨色在扇面上晕开,口中却是强作漠然:“那要看你问什么啦。”
话音未落,她便被人从背后揽住了腰,耳边他的声音低柔:“我想问……中午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大概是个神奇的段子##南星##风临渊##老感觉在凑下一代CP但事实上其实没有##应该是正经的思无邪世界观#风临渊以前从未想过,他第一次见到那位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师婶,竟然会在这个又老又旧的小饭馆里。这个山脚下的饭馆铺面狭小,掌柜脾气又大,常日里食客寥寥,但跳跳师徒对这家的酸汤鱼情有独钟,隔三差五就要下山来打牙祭。
这天傍晚,他们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鲜辣之气。风临渊颇爱吃辣,眼睛不由一亮,谁料还没等他把口水咽下去,自家师父就已经幽幽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风临渊还没从滚汤散发出来的满屋白雾里辨出眼前人是谁,就被自家师父按住了脑袋。他闷着头行了个礼,正要瞧瞧眼前来的是哪位长辈,却听一个清亮的声音喜道:“呀,这就是小青光吧?都这么高啦!”话音未落,一只柔软冰凉的手突然伸了过来,在他脸颊上捏了一把。 
风临渊一呆,抬起头来,只见面前这人虽然小腹微隆,眼中的神采却生动极了,依稀还是少女模样。见他不答话,她更是来了精神,顾不得桌上那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红汤,笑嘻嘻道:“说来咱们还是同辈呢,你以后唤我南师姐好啦!” 
“十几岁的时候追着人家叫你师婶,现在又非要人喊你师姐,也不晓得女人心里都在琢磨什么。”逗逗小声嘟囔,却显然拿她毫无办法,只能干巴巴地朝风临渊道,“这是你师婶——别听她瞎说。”说完他冲跳跳摊了摊手,苦笑道,“她突然想吃这家的烤鱼。” 
“唔,眼光不错。”跳跳忍笑,招呼自家徒儿落座,却见他脸颊红扑扑的,不由奇道:“怎么啦,屋里太热了?” 
“没、没怎么!”风临渊哪肯承认自己长到这么大见了姑娘还是常脸红, 连忙摇了摇头,小声自语道,“怎么上一辈里好看的姑娘这么多,我们这一辈的小姑娘都哪去了?” 
南星离他最近,把他这两句念叨听得清清楚楚,当即冲他一眨眼睛,笑道:“再等六个月就有啦!”


#虹蓝微小说##一个意味深长的CP##迟到的小亦生贺段子#

听说神医在黄石寨山脚下开了个小医馆,达达一大早便领着两岁的欢欢前去道贺。素来鲜有人迹的黄石寨今日却挤得水泄不通,达达只顾着探头寻路,一个不慎,先前还在手里牵着的儿子就不见了踪影。 

达达只急得满头大汗,欢欢却不知跑去了哪里。山下人都为求医问药而来,个个行色匆匆,哪里顾得上帮他找儿子,达达心急如焚,只好抱着一丝希望朝逗逗的医馆赶去。还没到地方他就听到一个熟悉的洪亮嗓门:“行,我跟你赌了!达达那小子一向不爱出远门,带你来的肯定是你娘!” 

“不改啦?”小欢欢的声音里透着狡黠,达达登时松了口气,正要说话,就听大奔道:“不改了!”他话音刚落,扭头就看见达达走过来,顿时瞪圆了眼睛:“达达?怎么真是你?”

“他娘在家缝新被子呢。”达达摸了摸欢欢脑袋,“你跑哪去了?让爹爹好找。” 

“我一转眼爹爹就不见了,找了一会也没找到,只好自己来找逗逗叔叔了。”欢欢两眼亮晶晶的,“大奔叔叔,愿赌服输哇!”

“没想到俺阴沟里翻船,居然栽在你这小子身上了。”大奔叹了口气,莎丽便笑着瞪了他一眼:“什么阴沟?这么多年还不会说话。”她招了招手将欢欢揽过来,“来,莎姨抱抱。” 

欢欢兴高采烈地跑过去,小心翼翼伸出手,想摸摸莎丽的肚子:“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呀?” 

听到这话,达达惊诧之下立即明白过来,大喜道:“呀,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也没听你们说!”“刚刚才诊出来呢!”一旁埋头写方子的神医咧嘴笑道,“你是没见刚才大奔的样儿,可乐得差点没把我房顶掀翻呢!” 

满堂求医的旅人都笑起来,大奔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将输给欢欢的一小壶酒放在了桌上,却听欢欢奶声奶气道:“奔叔叔,我们要不要再打个赌呀?” 

“什么?”大奔应了一声,见欢欢冲他眨了眨眼,笑得活像只机灵的小狐狸,不由转头冲达达道:“你儿子可不像你啊!我咋老觉得他要拐走我什么东西呢?”


#一个小段子#
“爷爷,您不是说七剑里内力最弱的流派历来都是雨花么?为什么昨天我看最新的《剑侠录》,前世青光流派的风临渊大侠单论内力竟还排在神医后头?”
 “风大侠内力素弱,世所皆知。” 
“可他在上代七剑中声名直逼七剑之首,葬月潭一战孤身赴险更是万人传诵啊?”
 “他是前代青光剑主的徒儿,未有血脉传承,武学一道上天分自然不如其他几剑。”老人摸了摸孙女的额头,“但当年跳大侠于千万人中独独选中了他,正是因为侠之一字不但关乎武,更关乎勇,关乎心。”他说罢,郑重下笔,在最新一页的《剑侠录》上落下墨迹淋漓的一行字:
 “四十八代青光剑主风临渊者,素有侠名,内力虽微,剑法最精,冠绝当世。”

评论(6)
热度(107)
© 蓝蓝蓝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