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和其他】冬夜段子3.0

俩黑蓝段子我还是很喜欢的,最后一个是误入,高雷×估计会恶心人×

---------------


#草稿纸上的黑蓝微小说#梅雨时节,魔教横扫长江以南。江南四府举家避难,荆州一带城池尽屠,唯有一个江边村落得以幸免,百十口人毫发未损。

据说那夜魔教少主亲自领兵,就在屠城令将下之时,营外来了个说书的老头,大声叫嚷着要求见少主。少主原本极是不耐,那日不知怎地竟放了他进营,片刻之后老头两股战战地出来,黑衣兵们正要举刀渡江,却听帐内淡淡道:“撤兵。”

事后众人纷纷围到村口,追问老头用了怎样的妙计才使得魔教退兵,老头擦了把汗,半晌才心有余悸地说他那日统共只说了半句话。

少主行行好,老朽替我们村三十七户姓蓝的人家求您啦——


听说那夜魔教少主黑衣红袍,独自在江边的梅雨里站了一夜。

人群散去,老头把手里那本《玉蟾旧话》放在案头,恭恭敬敬地拜了一拜。


--------
#一个神奇的段子##大概是断鸿平行,跟后文没关系的那种#
这年的北风来得比往年都早,齐百寿在找秋衣的途中翻出了一件大红绸做的斗篷,帽子上镶了一圈狐毛,在箱底压了许久也不见变色,倒还有七八成新。齐百寿估摸着这是夫人小时候做给少主的,便小心翼翼将它抱了出来,谁料这时,有个女声清脆道:“齐伯伯,瞧我给你带什么好玩意儿来啦!” 
齐百寿一听这个声音,原本自带煞气的一张脸立马舒展开来:“小姐来啦?” 
“喏,爹爹让我给你的。”粉雕玉琢的小姑娘高高兴兴地把手里的匣子塞到齐百寿怀里,顺便将他手上的红斗篷换了过来。她觉得这大红斗篷毛茸茸的颇是暖和,于是将它往身上一裹,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这才跑到齐百寿跟前:“齐伯伯,我神不神气?” 
齐百寿原本正捧着匣子苦笑,抬头却望见自家小姐浑身上下都被红斗篷裹得严严实实,唯有一双漆黑的眼睛滴溜溜地透过雪色的狐毛,望向他这头,眉间的那点傲色像足了当年黑虎崖上飞扬的少年。他心头一软,伸臂就将小芷夜抱了起来,笑道:“神气极啦!” 
“说来,我爹赏了你什么呀?”芷夜在他臂弯里伸长了脖子,“亮晶晶的,真好看——是透镜么?”见齐百寿点头,她困惑道,“又不要点火,送你这个干什么?” 
“小姐有所不知。这透镜除了点火,还能放大物事。”齐百寿只好苦笑,“少主是要我以后看东西看清楚些,免得误了他的大事。” 
“齐伯伯做事最是妥帖,怎么会误他的事呀?”芷夜颇为不解,老齐却不肯再说,只在肚子里苦笑着想:当年没瞧出你娘是女儿身,信誓旦旦说她是位少侠,你爹爹可不得记这个茬记一辈子么?


#努力地加了会班我决定来放个重温虹剑时候的抽风产物恶心一下大家×##人物OOC,完全是瞎扯,请不要跟我讨论人物性格和合理性 ,我就偶尔发发神经##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是个虹灵段子#
崖顶风声极大,他眼睁睁看着那个俏丽的人影坠入火海,一时支撑不住扑倒在地上。“虹猫!”有人急匆匆过来扶他,他抬头见是蓝兔,一瞬间悲从心起,抬手就抓紧了她腕子:“你怎么能让她跳下去?!”
蓝衣的姑娘显然一愣,他却把手攥得更紧,尾音发颤:“你怎么能……让她跳下去?”
重复两遍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脸色一白,而蓝兔掌心冰凉,缓缓抽出手来。
她静静望着他,仍旧是初见时那双澄净的眼睛:“所以,我才应该跳下去,是么?”

评论(96)
热度(74)
© 蓝蓝蓝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