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蓝】继续发段子

依然是存稿的段子,但好像并没有之前的那么甜,更偏向正剧一点, 凑合看看吧【】

仨段子,互相平行,不是一个世界观【】

---------


#时间过得真是快##虹凤七周年快乐##这下我大概真的看了十年虹蓝了#

很多年之后,有人问周游四方的术法师小狸,当年假扮虹猫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 

小狸咂咂嘴说,蓝兔宫主那晚熬的鸡汤真好喝啊。

路人愕然,不甘追问:“旁人哪能喝到蓝宫主的汤,难得你跟虹猫少侠生得像,怎地不多扮几天?”

“我的唢呐没他吹得响。”小狸摊手,“他的剑也太沉,我扛不动。”

“可他们都六七年没在江湖上露过脸了,这些年高手辈出,不知多少人跃跃欲试,想挑了七侠的名头呢!您就不担心?” 

“他们何曾在意过什么名头?”小狸付之一哂,“阁下大约没听过七音合奏罢?” 

唢呐一曲响遏云霄,七剑若想重履江湖,区区燕雀的扑腾又算什么? 

既希望天下太平七侠封剑,又忍不住盼着再听上一遍七音合奏,再喝上一碗滚烫的浓汤。 

小狸背着行囊,边走边想。 

虽然不知道七剑人在何方,但他还想背着当年虹猫赠给他的那把唢呐再走一会,走得更远一些。 

因为他晓得,他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他们保护过的地方。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懂我在扯什么淡##我们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他们保护过的地方#


#虹蓝微小说##刚刚刷英语忽然想到的脑洞不写下来不爽##感觉自己像写了个短篇#

北风呼啸,年轻的蓝衣姑娘劲装短打,剑锋上寒光霍霍。青光剑主挪到看台正中,冲正在喝茶的白衣男子悄声道:“这个我瞧着不错。”

见这人只顾盯着杯里的茶水,仿佛全然没听进去,青光剑主叹了口气:“第七个了,你再不情愿,今日也该做个决断才是。”

白衣男子依然是漫不经心的神色,待到台下女子一套剑法舞毕,这才喝净了杯里最后的茶,起身淡淡道,七剑传承,兹事体大,请容虹某闭关七日,仔细斟酌,还请诸位留宿天门山,七日之后,冰魄归属自有分晓。

言罢,他转身进屋,留下各门派的掌门与想要继承冰魄的各家小姐们面面相觑。

七日之后,黎明时分旭日初升,白衣男子一人一剑立在高台之上,使了传言中火舞旋风剑法的第十三招,剑上的光华比朝阳更甚。他手执长虹居高临下,冲台下一字一句——今日之内若有比试,虹猫来者不拒!

夕阳沉下的时候,他白衣上尽是血痕,却勉力站直了身子,背对着暮光,一字字道,既无一人能胜我火舞旋风剑法,当下江湖,六剑足矣!只要虹猫尚在一日,七剑便无需合璧,冰魄宝剑,仍归玉蟾!


往后十六年,七侠缺一,七剑合璧渐成传说。


是年,长虹剑主独战六邪,不慎中伏,一招火舞玉石俱焚,其余五剑闻讯赶去的时候,废墟之中只剩下一柄长剑,仍旧光彩熠熠。


长虹剑主死讯传开,他生前选定的传人继任,三月之内,其余剑主陆续传剑归隐。青光剑主带着徒儿亲上天门山,从疏影手中接过那柄沉寂十六年的寒刃,轻轻拂过剑身:“自她故后,冰魄终于又到了另寻新主的一日。”

风临渊望着被师傅郑重交付他手中的青光宝剑,诧异:“师傅,为何长虹剑主牺牲之后,这代七剑纷纷——”

青光剑主早已走远,唯有回答淡淡飘来。

“七剑一心。”


#听说到今天就十一年了,想想我成为工作狗居然也满周年了##来个中元节风格的小段子吧,要对得起楼下此起彼伏的鞭炮声#

都说中元节是一年到头阴气最重的日子,入夜之后百鬼横行,所以这一晚天刚擦黑,家家户户就都早早关上了门。

村头人家的小儿胆大顽皮,哪懂大人的忌讳,入夜之后又偷偷溜了出去,直玩到亥时才晓得回家。这家夫妻两人一晚上急得团团转,他爹见了他先是一喜,随即又大怒起来,提起马鞭狠狠将他抽了一通。这小儿脾气硬,愣是一声都不肯哭,反倒犟嘴道:“我们先生说了, 天底下根本没有鬼,更别说什么鬼节了——我今晚出去这么久,一只鬼都没见着呢!”

他爹气急败坏,还要再打,却总算被他娘劝了下来,气冲冲地回里屋冲凉去了。见娘亲来给自己上药,这小子犹自不服,还要再说,却听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这敲门声极是有力,“咚咚”三声,伴随着窗外呼啸的妖风,娘俩儿对视一眼,齐齐打了个寒噤。孩子毕竟年幼,想起从前娘亲给他讲的鬼怪故事,心里已经怕了,却还强撑着问道:“外,外面是谁?我们都睡了!”

无人应答他的话,敲门声却仍旧固执地响着,三声连着三声,极是规律。孩子发起抖来,整个人都缩进了母亲怀里:“娘……是,是不是鬼来了?!我刚刚骂了它们,它们是不是要捉我呀?”

“ 囝囝莫怕, 囝囝莫怕!”妇人心想相公就在里屋,倒也没有慌了神,却也脸色发白起来。她搂紧了幼子,绞尽脑汁地想法子安慰他,这时却摸到纱帐里的小竹剑,心中登时有了主意,忙道:“ 囝囝还记不记得爹爹昨天给你讲的故事?”她挥了挥竹剑,孩子瞧见映在墙上的影子,怔怔道:“记得。七剑赶跑了魔教,救了好多人!他们个个武功都很厉害,坏人见了他们逃都来不及!”

“是啊,听说哪里有妖邪鬼怪,虹猫少侠就会到哪里帮忙,就算外面真是鬼啊,也伤不到我们囝囝,莫怕好不好?”

孩子的眼神亮起来:“虹猫少侠真的会来吗?那我能摸摸他的长虹剑吗?”

“听说虹猫少侠最喜欢又勇敢又听话的孩子啦,我们囝囝只要听话,肯定行的!”妇人轻声哄着,孩子便挺起了小小的胸脯,自豪道:“我最勇敢,我最听话!到时候我要问问虹猫少侠,他的火舞旋风是不是真的能把瀑布里的水都卷起来?……”

门外灯火寥落,满身风尘的青衣男子收回了手,摇头笑道:“今年可真是活久见——我成了鬼,我们虹猫少侠倒成了捉鬼的。”

“谁让你一声不吭,故意吓唬人家孩子。”蓝衣姑娘横了他一眼,笑道,“不就是路过讨口水喝么,装神弄鬼的做什么?”

“我不就是瞧他胆大,想跟他开个玩笑么?”青衣男子含笑按住剑柄,“退隐江湖都十一年啦,大伙儿竟然还记得咱们,有什么难事都想着。”

“谁让你青光剑主名垂青史呢?只怕再过个一百一十一年,也还有人惦记着要咱们帮忙捉鬼呢!”蓝衣姑娘微笑,“快敲门罢,再不要些水,待会儿回去,逗逗又要嚷嚷说他渴死啦!”

【十一周年快乐,最庆幸相逢。】

评论(6)
热度(109)
© 蓝蓝蓝蓝儿 / Powered by LOFTER